诗词散文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首页 >> 职工文苑
记忆中的那片雪花
作者:刘璐        发布时间:2020-12-24        点击率:593        分享到:
语音播放:

下雪了,这已是今冬的第二场雪了,望着纷飞的雪花从天空坠入了凡尘,用它的纯洁将整个大地装点,这时脑海总会想起那首刀郎的歌曲《2002的第一场雪》,然而现在已经是2020年的深冬,光阴不止,韶华已逝。

雪花如鸿毛一般飘落了一地,但落地就转瞬融入大地,混凝土的地面无法承载它的圣洁。我突然间意识到,也只有老家那份浓郁的乡土才能承载银装素裹的回忆,记忆中的小时候,我也总是在冰天雪地里欣赏它的美,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躲在温暖的屋内远观。

记忆中的冬天,总是有下不完的雪,从睡梦中醒来,外面已是冰天雪地了,那时的我还是个无需担忧大雪封路的小孩子,总是将父母小心路滑跌倒的叮嘱抛在脑后.我喜欢下雪,一场雪总能让周围的喧嚣,慢慢地静下来。独自一人时,我是不好动的,总是静静地站在雪中,看着雪花一片片的飘落,我总是忍不住猜想,也许是天上仙人不忍下界喧嚣,降下这些神奇的如精灵般的雪花,来弹压这躁动的凡间,让它暂时沉寂。

上学的路上我也总是喜欢在羽白的世界中留下一行小小的脚印,学校在邻村,一个有可爱名字小村落——台台村,村名没有太多的含义,大约是淳朴的村民对这片生养土地的敬爱吧,这里承载了我幼年期的很多记忆。上课的我总是忍不住看像窗外,思绪也总被牵走,看着纷飞的雪片逐渐变大、温软的泥土地上,那些平日里不起眼的小土包,变成一个又一个可爱的起伏。当下课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冲出教室,在雪地上肆意玩耍,享受这短暂而又欢愉的时刻,总要等到上课铃声响了两次之后才带着红通的脸庞意犹未尽的回到教室。

回家的路虽然不远,但我总喜欢绕开人来人往的大路,走上那些尚未有人走过的田野,再次留下一行脚印,才不舍得回到家中,每次到家,我那双棉鞋也总是湿透,外面结面冰渣。顶着母亲责备的话语,低着头来到小小的火炉边,将鞋袜脱下,母亲也总是在唠叨中接过去,架在炉边烘烤。我就在旁边听着她的唠叨,眼睛偷望着她慈爱的目光,看着她的眼角被皱纹慢慢占满。

前些日子,母亲打来了电话,说华县老家要通天然气了,等装好了暖气,老家的房子可就跟城里一样的暖和了。以前母亲去城里小姨家,总是感慨城里的暖气真好,盼着老家房子也能有暖气,这次,母亲多年的心愿总算是要实现了,忆起以往过年回家,总是感觉身处冰窖,围着那个自小温暖我的小火炉,冻得不断打哆嗦,总是匆匆忙忙的的逃离寒冷,一次又一次抛下母亲。临别时,耳边也总是萦绕着母亲下雪路滑、开车慢点的嘱咐。

每当在车里望着观后镜中越来越小的母亲与家乡,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怀念那些年下雪的冬天,还是在小火炉边的日子,那样静谧,那样无忧无虑,似乎时间也放慢了脚步。

窗外的雪还在悄无声息的落着,但是地上确湿漉漉的,没有积雪,那精灵般的雪花在凡间来过,确再也不愿为我留下,转瞬即逝,远处山上挂着稀稀拉拉的白色,也没有人如同我一般在这里观望,我们成长了,但是确变得越来越怕冷了,不愿再去感受那份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只将它寄存在记忆的身处,再也无法勇敢的像小时候那样去近距离的感受它的存在。

8EBD2456CB82612D1A43E350C2B39956.jpg